我和我的祖國:在建設和發展中艱苦奮鬥奉獻年華

作者:謝春生 單位:新聞網 浏覽次數:58 發布時間:2019-09-19 投稿單位: 外媒的新聞出處: 圖片: 攝影: 新聞欄目: 其他專欄: 圖集: 內容:

作爲老三屆的高中畢業生回首往事心潮起伏,共和國走過多少艱難曲折,我們這一代人就經受了多少坎坷和磨砺,我目睹祖國在艱難曲折中崛起和騰飛,與共和國同行,從幼稚走向成熟,在祖國建設中奉獻自己的青春年華,在祖國發展中成長,我深深感到無限的幸運與自豪。


在學英雄、做好人的熏陶中成長

新中國成立後,在黨和人民的教育下,在社會主義建設的各條戰線湧現出許多英雄人物,黃繼光、邱少雲、吳雲铎、雷鋒、王傑、劉英俊、歐陽海……都是我們學習的榜樣,從初中到高中,我們都是在學英雄、做英雄,在英雄事迹的熏陶下成長,英雄形象影響了我們這一代人的一生。

1964年8月,我到距35裏路的縣城讀高中,那時候國民經濟已全面好轉,衣、食條件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國家的底子薄,生産力水平低下,衣著、食品種類單調、匮乏,城裏人糧、油、糖、蔬菜等實行憑票供應。在縣城讀書的條件和生活很艱苦。我們全班40位男生住一個大宿舍的上、下鋪,冬天時有玻璃破損的窗戶,呼呼的寒風直往裏灌,生活清淡艱苦,同學們學習刻苦努力,以雷鋒爲榜樣,互相關心,互相幫助,同學間充滿著友愛和溫暖。有的家裏弟妹多,糧食不夠吃,在當時大家都正在長身體,油水少、食量大的情況下,不少同學省下飯票送給飯量更大、家裏更困難的同學。

記得年冬天,天下大雪,特別冷,有位鄰鄉的同學悄悄告訴我,自己的被子要帶回家給弟妹用,正在發愁,我就主動提出和他合睡,因被子小,我被凍得感冒咳嗽20多天。同學們在艱苦困難中見真情,大家都非常珍惜學習機會,刻苦努力,學習雷鋒,爭做好人好事,積極要求上進。自己在學校中多次被評爲“優秀共青團員”“勞動積極分子”“學習雷鋒積極分子”等稱號。1965年初,在學校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後期,在高中學生中發展黨員,在黨組織的教育和啓發下,我寫了“入黨申請書”,參加黨課學習,更加嚴格要求自己,爭取早日加入中國共産黨。

1968年,毛主席號召“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一聲令下,同學們義無反顧地響應國家的號召回到自己的家鄉,成爲回鄉知青。那時候,正是“農業學大寨”的年代,與廣大農民一起戰天鬥地。記得有年7月,天下暴雨,秦淮河水暴漲,深夜巡視河堤,河堤兩處出現塌方,面臨決堤的危險,危及幾個村莊數千村民的生命財産安全。其中一處是我在巡視河堤時發現,眼看著河堤裂縫迅速擴張,面臨崩塌決堤的危險,立刻嗚鑼報警,鄰近的幾個村的男女勞力也都帶上工具,深夜冒著大雨湧上河堤支援搶險。鄰近的幾個村的男女勞力聽到鑼聲報警也都帶上工具參加搶險,廣大村民發揚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精神,奮不顧身、團結一心抗洪救災。

1971年,在中國共産黨成立50周年的日子,我加入了黨組織,實現了我學生時代入黨的夙願。在黨組織和村民關心和培養下,入黨不久,就被推選擔任大隊黨支部副書記,接著被推上鄉(公社)團委書記、黨委副書記的崗位。開始,因爲有一定的文化基礎,分管鄉裏政工組織工作,後因年紀輕、熟悉農業,分管鄉裏的農業生産,常年輪流到幾個後進的大隊蹲點抓生産,長期與村民們同吃同住同勞動,在生産鬥爭中鍛煉。那時候,年紀輕,血氣方剛,整天忙碌,不知苦和累,在實際工作中也深刻體會到自己的文化知識缺乏和思想的不成熟,盼望有一個重新學習、再提高的機會。

1973年5月,得知國內一些大學恢複招生,自己求知的欲望油然而生,心想一定不能錯過這一難得的機會。白天參加勞動,晚上複習高中的文化課程准備迎考。正當考試前,南方一帶發洪水,縣委分配我協助縣武裝部長負責秦淮河一幹河堤防汛,協調與溧水鄰界的安徽當塗、石臼湖一帶的防汛工作。白天,我們乘機動水泥船沿河堤巡視各地防汛情況,了解汛情,統籌協調防汛工作。晚上,天氣炎熱,蚊子多,我就鑽到蚊帳裏複習隨身攜帶的高中課本。防汛結束,報名參加了升學考試,考試成績均在85分以上,面試成績優秀。9月29日,有幸收到上海交通大學的錄取通知書。10月2日淩晨,我從南京乘了8個多小時擁擠不堪的火車到達上海,用毛竹扁擔挑著沈甸甸的行李到上海交大報到。入學不久,我被同學們推薦當選爲校團委副書記,學校學生會成立時,我又被推選擔任校學生會主席。平時大多利用業余時間積極組織、協調開展學生會工作,又要千方百計地擠時間學習文化知識。由于受黨的教肓和家庭影響,使我學會了許多做人做事的道理,強烈的求知欲,使我能在當時排除一些“左”的幹擾,刻苦學習文化知識,師生關系相處得十分融洽,有幸得到以中科院院士徐祖耀等老師們的信任和熱情幫助,使我成爲一名校優秀大學生1975年,紀念“五四”青年節全校師生大會上還作了專題報告,《上海交大報》對我作了整版報道。

 

在教學和科研中勤耕細作結碩果

經過在農村、機關和學校等崗位較長時間的艱苦曆練、自己養成了吃苦耐勞、務實的作風與習慣,加之十年“動亂”中風雲變幻的政治生態使我離開了仕途,上了大學,學到了獻身國家建設的一些專業知識,更重要的是進一步認清了人生前進的方向。1977年初,我再三婉拒了校、系領導要我留校工作的機會,來到自己的家鄉、鎮江船舶工業學校工作踏踏實實從事教學和科研工作。

1978年12月黨中央召開十一屆三中全會,迎來我國改革開放的大潮,學校升格爲本科院校,增添我獻身教育事業的信心和決心。當年,我擔任材料工程系主任兼實驗室主任爲了適應國家建設快速發展對人才的需求,在校、院領導下,我積極參與進行學院新辦專業和碩士、博士研究生學位授權點的調研、論證和申報工作,短短幾年內先後新辦了“材料腐蚀与防护”“材料热处理”“高分子材料”和 “材料成型与控制”等专业(方向)。1994年初“材料加工工程”碩士學位授權點獲得批准,我有幸成爲全校最早的碩士研究生導師之一,並講授《固態相變》學位課程。

新中國成立70年来,我参与了国家和学校的建设,目睹了国家和学校的发展,伴随祖国在崛起和腾飞中成长,经受了锻炼和考验。当年学校基本上没有科研任务,我和我的同事们在积极投身教育改革的同时,克服许许多多困难,不断开拓创新,在全校率先积极开展科学研究,自已先后获得省(部)级科技进步奖9项,镇江市及国家一级工程学会科技进步奖10多项,授权发明专利 5件,其中一件被评为市十大优秀发明专利之一,科研产品获国家注册商标1件。在科研团队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在科研成果转化生产力方面取得了重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为国家的建设和学校的发展出了積極貢獻。

70多年來,我從一個貧窮的農家孩子,經過漫漫求學之路,在祖國和人民的培養下成爲一名大學教授,在我花甲之年,我有幸晉升爲二級教授(研究員)。

 

在建設和發展中艱苦奮鬥奉獻年華

我出生在舊社會,生長在紅旗下,與共和國同行,在祖國和學校的建設中奉獻自己的青春年華,全程見證了在中囯共産黨堅強領導下,我們偉大的祖國從無到有、從弱到強、從發展到騰飛,人民的生活從苦到甜、國家和綜合國力從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全過程。

歲月不居,時節如流,如今我已是古稀之年,享受退休後安樂的生活,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勝春潮,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強。新征程上,不管亂雲飛渡、風吹浪打,我們都要堅持自力更生、艱苦奮鬥,以堅如磐石的信心、只爭朝夕的勁頭、堅韌不拔的毅力,一步一個腳印把前無古人的偉大事業推向前進。我對年青一代、對國家和學校的未來充滿信心和希望,祖國和學校的未來將更加美好。